如果有人能够理解

方的秋天来了。我是说初秋。这个美丽到让我恐惧的季节,终于还是来了。

想起郁老的《故都的秋》。记得郁老写到了鸽子,成群的盘旋在天空里的哨鸽,我似乎没有见到,但是中午躺在床上的时候,由于窗口离石榴树太近,听到了想要停在上面的鸟扇动翅膀的声音。那声音说不上美,因为响声很大,而且只是听声音,让我感觉到那个降落的姿势估计不太优雅。但是这种生动的声音,和这个时节非常的合拍。今天风很大,毫不躲避地传过成排的杨树。留下一波一波的哗啦声。

北方的初秋完全不凄凉。美得让人凝目,静得让人屏息,澄清得让心里似乎全部透明。天很高,空气似乎完全静止了,像一种透明的脂体。阳光很亮很亮,由于空气太过干净,光线是太阳最初始的橙黄色。可是扑在身上的风,有沁心的凉意。上午十点,由于工作上的事情,我坐在中关村一个有着瀑布式水帘的水池边等人。混杂着水汽的冰凉秋风,让我后悔为什么穿了裙子出来。
就是这样美丽安好的秋天,让我犹豫到觉得无论是坐在屋子里还是走进外面轻灵的空气里似乎都不妥。就是这样的秋天,让对雨和雪都无动于衷的我,悲伤到无以复加。到目前,没有找到人能理解我的这种心情,连我自己都无法自我理解。

今天我是味千拉面的第一个客人,点了牛肉豆腐火锅,一个人坐在桌前等着这份对于上午来说有点过于丰盛的午前餐。忽然想起有一次Zoe给我打电话,说她坐在上海的一家味千拉面里自己吃牛肉豆腐火锅,很好吃。Zoe很喜欢吃热腾腾的东西。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还没起床。她在听筒里发出很大的笑声的时候,我就很满足。她是我在上海四年最大的收获。从此再也没有人,通过镜头看着我的时候,会注意我笑得好不好看,眼睛有没有闭起来。

上大学的时候,被徐批评说我是怪人,他说人是群居生物,不应该只喜欢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尽管我和Zoe都觉得他才是外星人,可是徐始终认为自己是个理性的人。也许外星人和理性的人并不矛盾。徐说我总是自己沉浸在那个小圈子里,来北京后,生活的状态有了变化,不想再总被人说“玩消失”地开了这个space,但是那些抱怨我被动的人并没有来这里看我。于是你们再没有资格责备我。

徐,我还是不能原谅你在我考研复习最后的日子里的不懂事,我想那和你所说的理性有很大的背离。

本来是想听《let the sunshine in》的,但是却一遍又一遍地听竹子FC2里的第一首歌。从懂事以来,我就是那种发现了喜欢的歌就要一直听到吐的人。虽然生活被现实占据了大部分,可有时候想起来,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绵羊们更真实,很高兴认识你们

昨天莹把家门钥匙忘在了家里,所以一起在西直门吃完火锅,我把她和她男朋友带回自己家。看着甜蜜的两个人,我无力地感到,自己离恋爱的心情真的太远了。而且即使再喜欢上一个人,我也不会先和他住在一起的。难道我真的不是群居生物么……

可是这一刻,北方初秋的这一刻,我是多么希望有一个亲密的人,能理解我这源于秋天太过美丽而产生的悲伤,无论他是男还是女。


2008.08.31 | | 留言(11) | 引用(1) | 记事

小绿叶和小红花

昨天上班的路上,看到卖小盆栽的花商。其中一盆开着很可爱的小红花,而且生命力很顽强的样子。于是10块钱买了一盆回去放在办公桌上。脱离大学,已经2个月。

desk.jpg

2008.08.26 | | 留言(12) | 引用(1) | 图文

最NB男子高低杠——欢迎模仿

2008.08.25 | | 留言(3) | 引用(0) | 视频

the reason

经过猛烈的踹门和激烈的进食,我获得了意料之外的一点平静。之前在中关村那鸟地方打车半个小时打不到最后还是坐公交回家的事情似乎没那么可恶了。在公司门口同事问我怎么回家的时候,我举举手上的两个大口袋,示意我负重很大,势必打车。同事说“好奢侈!——”

这就是我奢侈的方式么……我最厌恶自己的两种形态,一是目光飘忽不定不好意思坦荡荡直视对方的样子,二是在高温的马路上披头散发大红脸地走着。我在心里咒骂中关村这个极度繁华却很难打到车的地方。从公交上下来后,看到顶着“空车”灯的计程车,也在心里狠狠地“草”它四遍。

在流行关闭博客的时候,我才开始写博客的原因是啥呢,大概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的生活状态可能会从这次为期6天的培训后开始改变。这是好事。

下班前,跟小高去第三极书局,买了《外科医生手记》的另一本,结账的时候,发现了很有趣的书。

——千呼万唤屎出来的《大便书》。

嫩黄明亮的封面,让书看起来很可爱。书还附赠一个色板,大概作用就是,你可以根据上面给出的“便便”的颜色,对比自己的,看看自己是否健康,还是肝出了问题,还是中了毒。让我惊讶的是,参照色里面,居然有白色。

无论如何,还是感觉到有一点恶心,于是怀着敬畏的心情,笑着把书放了回去。
神作啊……

2008.08.22 | | 留言(9) | 引用(0) | 记事

«  | 主页 |  »